北陌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百趣阁baiquge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他犹记得当初经过许如生家时,看他洗了几颗烂苹果,洗得干净边削边吃。

唯一一颗好的却留给了他的眼盲亲爹,不过这会他也不关心许如生会再买什么便宜货,他就想过去跟他说个事。

告诉他今日要去墨砚文坊学习,这次不用花销,让许如生没什么事情也一同过去看看。

“老屈,你先过去看看,我随后就到。”许如生笑着道。

黄屈见许如生挑的都是些不便宜的好果子,好奇问道:“你小子最近做什么工了,吃这么好的果子?”

许如生笑笑道:“没,恰好身上有点银钱,想买些果子回家给我爹尝尝。”

黄屈道:“成罢,那我先去里头等你。”

许如生颔首应下。

只是黄屈再见到许如生时,他人却站在属于授课之师的台上,还换了一身新的衣裳。

他不禁怀疑是不是许如生站错地方了,还是他就是那话本上的许先生,话本上的许先生就是许如生,他一直以为只是同名同姓而已,没想到......

此刻是许如生头一回在如此之多的人面前讲话,难免有些拘束紧张,更何况里头还有几副熟面孔。

他特意买了一套新衣裳换上,想的是不能给东家丢脸,亦不能让初次见他的学生们印象不好。

不过,他实在不习惯穿这新衣裳,因此出门之际又披上一件旧的外衫,如此才觉得自在了些。

写出众多优秀话本的许先生准备讲课,底下坐着的人已然开始期待,而云璟瑶也在其中,给了台上那略显紧张的男子一个鼓励的眼神。

那人回以一个微笑示意自己无事。

云璟瑶在想,初见他时,这人性子胆怯内敛,实则才能兼备,有踔绝之能,只是不善表迹。

如今从一个不善言辞的人逐渐变得侃侃而谈、从容不迫,云璟瑶打心底为他高兴。

而因有此人的相助才能有她今时生意的这般兴旺,两个人也算是互相成就、相辅相成。

讲至一半时,有人见课堂中多数人学得认真,头头应是,连连称赞,不禁有些坐不住了,便出声迫不及待想要‘请教’一二。

许如生问道:“这位学生,可是有什么想要问的?”

“敢问许先生,写这话本有前途吗?”

此话一出,便有人私下低声附和,说是低声,又让在场的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

提问之人见此更是直截道:“有这时间不如多背几篇文学,另谋他路;而且,写这所谓的话本实在有违我读书人的身份。”

许如生见此并没有生气,反倒缓声道:“各位还是要以自己的学业为先,我在此授课从不曾强迫过各位非要靠写话本谋生,能学会些许本领写上几本也许能赚点小钱,用作补贴家用自是不错的。”

“至于如何平衡两者不生冲突,那自然要看各位的安排了。”

“许先生说得没错。”一道清洌的嗓音响起,众人顺着声源望去,才知说这话的是一名白裙女子。

此人正是云璟瑶,她起身缓步来到距许如生几步之遥的一处,眼神坚定地扫向底下众人。

她微微勾唇,琤然道:“这话本兴许在有些人看来是消遣,但有些人却在看别人的人生经历,切身体会一番,继而感悟自己的人生,亦是一种不小的收获。”

“而这写话本之人,有的人会将其做上半辈子,而有的人会以此谋生上一阵,由此为过渡,继而去完成自己真正想做之事。”

“你的人生绝不只是背上几篇古文论学,还有吃穿用度,更有人情世故。”

“只看各位的抉择,倘若不是真心想求学,那自是奉劝其就此放弃另谋他路。”

一字一句针针中脉,处处见实。

闻者皆称确实有些道理,那提问之人环顾四周,而后眼神狠戾地睥向云璟瑶,质问道:“你是何人?”

云璟瑶自是不惧,且还能从容回道:“我是何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何人派来滋事?”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我自然是来这求学之人!”那男子的声音顿然拔高,颇有心虚之意。

“是吗?”云璟瑶冷冷地反问道。

随后,郑诺轻轻敲了敲那木门走了进来,将手中两张笺纸递到云璟瑶手中。

须臾,云璟瑶取出其中一张,将那纸张呈现给在场的所有人看,上边分明是那提问男子的画像,下方还附有几行小字。

“原来是锦竹书肆朱老板派来的,我看你求学是假、捣乱是真。”

众人的目光一致投向那站着的男子,而这人面容在身份被揭穿的那一瞬间涨得通红,不用再猜也知道这白衣姑娘所言非虚。

“是自己选择离开呢,还是要别人来请?”

话音刚落,便有两名护卫直直站在那名男子的身前,颇有‘请客’离去的意味。

“不用你们,我自己会走!哼——!”那男子恼羞成怒地推开了眼前的护卫,狠狠甩袖离去。

“还有一位。”

众人皆面面相觑,不明白这里混入了怀有阴谋的人还有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