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趣阁【baiquge1.com】第一时间更新《一杯鸩酒上青天》最新章节。

“殿下,这不合规矩,您乃皇亲贵胄又是未出阁的女儿家,跪在殿前让外臣瞧见了不知会如何议论呢。”

常盛围着江翎转了七八圈,手上端的热茶冷了三回。

任凭他说的口干舌燥,跪在殿前的江翎依然挺直脊梁,任由衣裙被积雪浸湿,像是一尊纹丝不动的石像。

常盛命人再奉上热茶,弯腰凑到江翎身侧,低声提醒道,“陛下赐婚的圣旨已经发往裴府,如今木已成舟不得不从。您在庄上养了十六年的病,刚回京就得圣上赐婚,这便是天大的喜事,长公主常年被陛下冷落,现下刚有了转机,您当真要惹陛下不快?天子盛怒无人能拦,您还是回府待嫁吧。”

江翎掀了掀眼皮,澄澈的眼眸打量着苦心劝解的常盛,不知想到了什么,唇边勾起一丝讥笑,“公公这话说得轻巧,贵妃娘娘一句话就定了我的婚事,难不成还要我去谢恩吗?”

常盛不敢再多嘴,灰溜溜地行了礼,“老奴罪该万死,不敢再胡诌半句。”

不知何时又下起了雪,冷风吹得步摇乱颤,江翎下意识拢了拢衣襟,早知要跪大半日就该披件大氅。

江翎自小就爱打雪仗,从不畏寒,所以她的衣裳都不算厚,被雪打湿的裙摆紧贴着膝盖,冷风一吹愈发冰凉刺骨。

又过了两个时辰,太后身边的嬷嬷奉命来带江翎回府,嬷嬷虽上了年纪却极有耐心,站在江翎身前宽慰道,“殿下,圣旨难违,陛下的脸面无人敢驳,即便是太后亲临也说服不了陛下,我的好姑娘,您就认命吧。”

江翎闻言一怔,冷风吹得她眼眶愈发酸涩,就连太后都劝她嫁去裴家。

挽盈说得对,只要牵扯到朝局利害,皇帝便不会顾及其他,所谓的皇室血脉不过是笼络权臣罢了。

裴家这桩婚事京中人人都垂涎欲滴,裴家祖上是金陵富商,如今垄断南方的大半商铺,揽尽天下钱财,如此殷实的家底人人都惦记。

唯独江翎不愿,裴家的钱财也好,权势也罢,她都不愿沾染分毫。

过了好一会儿,江翎抬手擦去脸颊上的泪痕,淡淡出声,“嬷嬷不必劝了,我意已决,辞盈宁死也不嫁去裴家。”

“......”

嬷嬷盯着眼前倔强的少女,无端想起一个人,当年那人执意嫁去大墚,在雪地里跪了一整日,她也是这副淡漠的神情,仿佛生死置之身外。

这倔强的眼神,执拗的性子,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没过多久太后就派人来请皇帝,皇帝踏进寿安宫时屏退左右,不出半个时辰就冷着脸走出太后寝殿。

常盛小心翼翼打量着皇帝的脸色,谁又惹主子不高兴了?

皇帝脸色并不算好,他把玩着腕上的佛珠串,耳边一遍遍回响太后说过的话。

“谌儿,你从前最疼阿鸢,那孩子长得跟她真像啊,脾气也是一样执拗,不论你如何憎恨江嵩,阿鸢都回不来了。”

“你知道的,阿鸢连得三子连失三子,她就剩这点血脉,你若是将这孩子逼死了,百年后你如何跟阿鸢交代?”

漫长的回忆戛然而止,浮现在脑海的最后一幕是红衣少女跪在雪地磕头。

“皇兄,臣妹不要皇权富贵也不要嫡公主的封号,我只求皇兄放过二哥。”

“萧芷鸢愿远嫁大墚,以两国和平换二哥平安,哪怕是将他废黜尊号,逐出京都。”

萧谌一想起陈年往事,心脏就隐隐作痛,猛地一颤,他抬手掐了掐眉心,沉声道“去长奉殿,朕倒要看看那丫头究竟想要什么。”

与此同时,谢府也算不上安宁,谢家主君和夫人赵氏候在祖宅前厅,圣上赐婚的消息刚传回府,谢老太太就气得晕了过去。

郎中诊完脉便开了方子,交代老太太年事已高,万不能再动怒伤身了,谢家夫妇自然是谨遵郎中的嘱咐,可谢家老太太是个认死理的,拄着拐杖就要进宫面圣。

“老身今日就豁出来脸,进宫去问问圣上,他这般不顾死活把辞盈丫头送去金陵,河东裴家到底给了多少银子。”

谢暨连忙上前去扶老太太,母亲的话听得他眼前一黑,敢编排当今圣上有几人?即便母亲跟太后交好也要谨言,毕竟皇帝并非太后所出。

想到这里,谢暨抬手示意屋里伺候的人退下,压低声音道,“母亲,您慎言,那可是当今陛下,郎中交代了让您静养,您这又要做什么?”

“昨日我跟临熙说好了,等开春就给昱儿、辞盈定亲,可陛下一道圣旨就断了我这老太婆的念想。”

谢家老太太靠在榻上直叹气,一旁的赵氏给谢暨使了个眼色,谢暨便端了热茶奉到老太太跟前,老太太接过茶盏抿了几口。

一想到她稀罕的辞盈丫头要嫁给别人做媳妇,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手里的佛珠都险些被扯断。

谢暨只见过萧辞盈两次,印象并不算深刻,姑娘年纪虽小却很讨老太太和赵氏欢心,二人都认定萧辞盈是自家儿媳,到头来竟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终究是圣上的决定,身为臣子不能忤逆上意,更不能仗着兵权在朝中肆意妄为,这便是为臣之道。

“母亲,太后就算有意将郡主嫁到咱们家,圣旨已经到了裴家,如今木已成舟,您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赵氏见老太太脸色愈发阴沉,心道不妙,自家婆婆的性子她最是清楚不过,她连忙端着芙蓉糕上前打断谢暨的话,温声道“母亲,昱儿知道您爱吃甜的,大清早就去了南街,差人送回来的时候还是热腾腾的呢。”

“谢暨,你瞧瞧阿姝多讨人稀罕,你尽会说不中听的话气我,要是你父亲还在,定要家法处置你这逆子。”

老太太狠狠剜了眼自家儿子,拿起芙蓉糕尝了味道,赵氏一提醒倒令她想起谢昱那浑小子不在府上,“昱儿呢?怎么不见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百趣阁】地址:baiquge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