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百趣阁】地址:baiquge1.com

规律的木鱼声渐渐清晰,空气中浮动着苦涩的气息,喉咙像堵着什么东西,有些呼吸不畅。慕扶云睁开眼,眼前却是一片恍惚的影子。她咳嗽两声,才发现嘴里衔着一片药草。身上倒没什么大碍,视线渐渐清晰,破了洞的房顶投下斑驳的光,她拿下叶子,这才看到列雾州正坐在火堆边,不远处还有一个老道士念念有词。

“不是冤家不聚头,古人诚不我欺。”老道士又看列雾州一眼,说:“你跟着她有什么好处?”

列雾州正用小罐煮着什么东西,没搭理老道士。

老道士说:“她醒了。”

列雾州这才有了反应,他把小罐从火上拿下来,敞开盖晾着,对老道士说:“找个碗来。”老道士气得吹胡子瞪眼,偏偏还拿他没什么办法,气鼓鼓地大步出去了。

“感觉怎么样?”列雾州走到近处,低眸看她。

慕扶云的思绪回笼,想说什么,这时才感觉喉咙像刀割了一样痛,勉强道:“好……多了。”

老道士骂骂咧咧地跨门进来,怒气冲冲地把碗塞给了列雾州,自己跑一边生气去了。慕扶云不知道自己昏睡的时候这两个人发生了什么,只见列雾州八风不动,见瓷碗干干净净,便从小罐里倒了一些药汁,递给慕扶云。

药还有些烫,慕扶云喝得很慢,但感觉喉咙的不适已经消解许多,列雾州说:“你中了毒瘴,山谷有伏兵,所以只能从另一条路走,这里很安全。”

慕扶云放下碗,看了一眼列雾州,突的笑了。那一笑如万千芳菲因风起,又似轻絮悄然拂人面,她的声音很轻,说:“谢谢王爷。”

她身上有什么东西悄然发生了变化,好像一颗明珠终于拂去灰尘,慕扶云突然明白了师父让她去体会的红尘究竟是什么。她问:“什么时候出发?”

老道士过来收拾东西,把小罐和碗都拿走,瞪着列雾州说:“你还要和她一起?”

列雾州好整以暇,老道士气道:“她会害死你的!”见列雾州还是不理他,愤怒地出了破庙。

“他是谁?”慕扶云问。

“路过的。”列雾州回答。

那碗药如有神效,慕扶云休息了一会儿,便和列雾州一起出发了。

这间破庙没有神像,只有一个空荡荡的神座,应该是很久没有人来了。列雾州带着昏迷的慕扶云在山谷里穿行,甩脱了后面的追兵,又走了一段路才看见这里有个避身之处,里面还有个神神叨叨的老道士。

老道士一见慕扶云就说她是天煞白虎星,劝列雾州放下她不管,还让列雾州跟他去学道,杀杀身上的戾气,列雾州却是充耳不闻,不过也没和慕扶云说这些。两人绕路出了山谷,慕扶云想先去确认慕千林他们的安危,便从另一条稍远的路前往岩州,只能绕行霈城。

他们脚程很快,走了大半日便到了霈城下面的小镇。

茶馆里人声鼎沸,列雾州要了一壶茶,和慕扶云相对而坐。

“……慕老爷真被劫了?”有人窃窃道。

“谁说不是呢?那山匪也属实猖狂,据说现在还在让人搬开暗谷巨石,赏钱还高呢。”

“那你怎么不去?”有人笑了。

“难搬,难搬!”原先那人挥挥手,说:“暗谷你又不是不知道,路又窄,这钱还是让别人拿吧!”

“胡老二,我看是你懒病又犯了,我昨天还听你家婆娘骂你呢!”

慕千林让人来清路,想来他们没有什么大碍,只有慕扶云和列雾州被困在山谷中,不过究竟是谁想要对他们下手?慕扶云正想着,却听茶馆里又谈起了其他事,似乎是说霈城里在办什么事,听到了慕千林他们的消息,也没了继续留在茶馆的理由,慕扶云对列雾州道:“走吧。”

当务之急是和慕千林他们汇合,两人进了霈城,发现城里有种不一样的气氛。街上多是袒胸露背的男子,有两两格斗的,也有自己对着草人练习的,女子却是寥寥,乍一看还以为进了练兵场。慕扶云目不斜视,却听列雾州来了一句:“他们都没我好看。”

慕扶云:……

又往里走了一段,只见城中一处空地上支了一个大擂台,旁边有座高高的花楼,不远处还有一个挂了红绸的哨楼,许多人围在擂台边,不知道在干什么。列雾州问旁边观看的路人,问:“这是在做什么?”

“你是外乡人吧。林老爷给他家千金比武招亲,就在这儿。”那人解释道,又指了指旁边的花楼:“前三甲一甲得抱美人归,二甲择一神兵,三甲得一古器,就是转手卖了也值不少钱呢。”

“古器?”慕扶云问。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从穿越封神开始》《普罗之主》《暗影明谍》《幸福末世》《我在春秋不当王

《和夷》转载请注明来源:百趣阁baiquge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