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沈鱼率先败下阵来,“我都没跟你生气,你生什么气?”

薛玉琉一只手扯着被子,另一只手扶了扶歪掉的马尾,黑漆漆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你想要什么?”

“什么?”沈鱼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薛道友,改改你的被害妄想症吧。”

她舔了舔干燥的唇,“我当你是朋友,相信你有自己的理由,也就帮你了。你要是还不信,你就当我是因为共生咒才帮你的。”

薛玉琉手指微动,银丝缠住桌上的茶杯肚,稳稳地拖至他手边,他将茶杯抵在沈鱼的唇边,后者不自觉地张唇,一杯茶水落了肚。

果然是共生咒,薛玉琉垂眸盯着被上的花纹,弯了弯唇,下咒之人受伤效果翻倍,害得他也很难随意下手。

不过......用点手段折磨她的话,会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吗?

可惜,她好像不吃硬的。

沈鱼看着薛玉琉脸上神情变化莫测,前一秒还阴沉沉的,后一秒又变得愉悦起来,甚至松开了被子,按着她的肩让她躺下,倾上前为她掖了掖被角。

“睡吧。”他柔声道,却让沈鱼感觉寒毛直竖,“明天给你做早膳。”

沈鱼被被子包裹着,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她挣扎着要起身,“你......”

话未出口,耳边突然炸开一阵沉闷的爆破声,透过旁边大开的窗户,能看见几股灵力交缠着升起,天空大亮。

又打起来了?

沈鱼“啪”地一声合上窗户,躺下盖被子闭眼一气呵成。

薛玉琉挑了挑眉,“外面好像出事了。”

沈鱼翻了个身,用被子拥住头,瓮瓮的声音自底下传来,“我睡了!”

剩下的,还是交给主角团吧!

沈鱼累了一天,没过多久就睡着了,清浅的呼吸声传来,薛玉琉轻轻扒下被子,露出她睡得微红的脸。

她毫无防备地躺在那里,纤细脖子下是微微起伏的胸膛,柔弱、易折。

此刻只要轻轻握住,“咔嚓”,就能听见美妙的声音。

薛玉琉的手不自觉地放在自己的颈侧,轻轻用力,榻上睡得正香的少女脖颈上便同步出现了红色指印,她不安地蹙眉,轻轻嘤咛一声。

仿若被火星撩过,薛玉琉受惊般收手,黑眸定定地看了沈鱼好一会儿,才起身悄无声息出了门。

——

翌日清晨,沈鱼醒来的时候天色才微亮,她恹恹地坐在铜镜前,眼皮半阖着。

唉,才刚到夏天就那么多蚊子了吗?得去买个驱蚊符才是。

沈鱼摸了摸脖子上的红印,打了个哈欠。

她慢吞吞地梳好头,换了一身漂亮的新裙子,心情这才好了起来,就连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师兄!”在庭院瞧见了柳京舟,沈鱼三步并作两步,从台阶上跳下去,被他一巴掌摁在肩头,险险地接住了。

“小师妹。”柳京舟满脸无奈,“看路。”

沈鱼嘿嘿一笑,在他面前转了个圈,满头的发饰“哒哒”相撞,烟绿裙摆的金丝祥云翻飞,让人眼花缭乱。

她兴奋道,“师兄!瞧我这身如何?”

柳京舟失笑,摸了摸她的脑袋,“好看。折朵花儿插上,怕是更好看。”

沈鱼很是受用,满意地仰起头,双眼亮晶晶的,“师兄,这么早,你是要去哪儿?”

“昨夜核心大阵的护阵符破,跑出好几个魔修来,闹得城中一阵骚乱,废了好一番功夫才平息,我今日且悄悄去看看情况,若幕后真是玉上烟,可就麻烦了。”

柳京舟说完,见沈鱼头上沾了片落叶,替她拿掉了,才接着笑道,“你呢小师妹?平日可不见得你有这般早起。”

提起这个,沈鱼又想起昨夜薛玉琉发的神经,神情难免有些愤愤,“我昨夜被蚊子骚扰了,所以没睡好。”

说罢,她又道,“而且今日恰巧有空,便想上街买些材料,把答应给师姐的面具先做了。”

“小师妹也是懂事了。”柳京舟的表情很是欣慰,“只是最近城中不太平,如今虽是白日,但还是让玉琉陪着你去吧。”

那可怎么了得!

干脆不出门的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沈鱼还是揪住柳京舟的袖子,央求道,“我不要薛道友陪我去,还是师兄陪我吧,我也可以陪师兄去看核心大阵!”

开什么玩笑,最近大反派跟吃错了药似的,要是留在贺府被他逮到了怎么办!

柳京舟见她满脸哀求,无奈道,“走吧走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都重生了为什么还要卷?》《重生之豪门小千金》《逍遥小贵婿》《我在乱世娶妻长生》《我能提取熟练度

百趣阁【baiquge1.com】第一时间更新《贤惠黑莲花爱上摸鱼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