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被宿星带回来的古怪藤蔓没被烧毁,镇长当即去找神婆,想让她看看怎么回事。

但不巧的是,神婆女儿生孩子,她去女儿家探望未归。

镇长只得等待,好在昨日神婆就回来了,看完藤蔓后说是妖邪作祟,得做一场法事才行。镇长得了消息后昨晚就开始准备,本来今日一早就该进行,但没想到一场雨水耽搁了。

神婆手指掐算了几下,只说这场雨来的古怪,按理说今日该是晴天才是。

镇长吓的圆滚滚肚子都颤了颤,问道:“莫不是又有妖邪?”

神婆语重心长道:“等雨停了出去看看就知道。”

雨势停了后,镇长立刻叫人来帮忙,最前头是神婆,她手里攥着一个古朴的铃铛,上面画着奇怪的纹路,只有手掌大小,据说遇见妖异时会不动自响。

此时,驱邪的队伍正好走到宿家门前,铃铛叮咚作响,震个不停,满脸皱纹背脊佝偻的神婆朝着这个方向望过来。

宿星只见过她一次,听小聋子说她已经七十多岁了,满头白发编制出许多的小辫子,上面系了宿星认不出的植株,瞧着颇为怪异。她皮肤像是老树皮,身形如虾米似的弯曲,瘪着嘴,眼窝凹陷。

但奇异的是,她的眼睛并不是其他老人那般浑浊,反而清澈干净像是年轻人。

“神婆,这是怎么了?”

神婆身后抱着一块大石头的镇长小声问。

“不太对。”神婆声音沙哑的开口,朝着宿家走来。

“她是谁?”

黎臻躲在宿星身后,露出一双眼睛,有点害怕这位老婆婆。

宿星解释道:“是镇上出名的神婆,据说推吉问凶格外灵验,还能掐算很多东西。”

掐算?

黎臻看见神婆朝着他们方向走来,忍不住担心起来。

莫不是老婆婆看出来她是个女娃?蔡嬷嬷说任何人都不能知道,否则爹爹回来就不认她了!

黎臻小脸发白,攥紧宿星的衣角。

这时,那铃铛声震动更为频繁,神婆眼冒精光,当即呵斥一声:“有邪祟!”

宿家院里只有两个孩子一条狗,哪有邪祟?

莫不是,两个孩子是邪祟?

众人又突然想起,雨夜邪祟藤蔓出现的时候,只有宿星见过活藤蔓,所有事情都是他一家之言。

莫不是,他被邪祟上身了?

众人看向宿星的眼神立刻变了,甚至有人退后两步,面带惊恐。

宿星不是傻子,哪里不明白他们的意思。皱着眉头道:“您说什么呢?我们怎么可能是邪祟?”

感受到小孩抓他衣服更紧,指甲都抠着他后腰处的嫩肉了,疼的宿星嘶哈一声,低下头小声道:“别抠我。”

就见小孩脸色煞白,明显是被吓到了。

宿星还以为黎臻怕神神叨叨的神婆,于是挡在小孩身前,道:“我保护你。”

那神婆嘴里念念有词,直接朝着宿家来,宿星也不免紧张起来。只是对方并没有进来,而是走到宿家篱笆墙边,弯腰从墙根花圃底下抓起了什么。

是一缕毛发,尾端呈现红色。

镇长也走了过来,看清楚毛发后失声道:“血!”

哪里是红色毛发,是染了血!

众人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讨论,神婆则是把毛发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道:“不是人血,应当是动物的血。”

有人提道:“今日一早不少人家丢了家禽,会不会就是它们的血?”

“很有可能,”另外有人接话道,“说不定是贼人偷东西过程弄死了鸡鸭鹅,染血在毛上,不小心掉落在此地。”

人多了,说话的声音也多。有个人朝着宿家张望,说了句:“那为何落在这里?难不成是……”

宿星立刻变了脸色:“与我无关,我从来没偷过东西。”

那人笑嘻嘻:“谁不知道你爹娘没了,那你这些年怎么过活的?说不定啊,就是这小子趁着下雨偷的东西。如果真不是你,那就让我们进屋瞧瞧!”

“对啊,如果不是你,为何染血的毛发会在你家门前?而且神婆的铃铛一路都没这么响过,你家里肯定有问题!”

怪异的藤蔓,赵秀才的受伤昏迷,诡异的地动,失去家禽家畜的百姓们积攒许久的情绪爆发,终于找到一个突破口。

事情发生就要有人承担责任,而他们找到承担责任之人就是眼前这个孩子。

悠悠众口,全都一致对准宿星,拥挤在院门口,作势就要往里闯探得究竟。

宿星也吓到了,后头的黎臻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当即眼睛发红,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你们说我偷就是我偷了?凭什么血口喷人?”

这些年都是宿星自己一个人过来的,虽然只有七岁,但是壮起胆子架势十足,挡在黎臻的身前,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人。

“镇长,我没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死亡间隙》《人生激荡四十年》【笔趣迷】《纨绔御灵师:废材大小姐》【狗头中文网

百趣阁【baiquge1.com】第一时间更新《两小儿捉妖》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