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百趣阁】地址:baiquge1.com

“你呀!说你胆小吧,胆大起来真是……我见了都怕!”赵姨娘本来就是个胆大妄为的性子,想着反正女婿不在青州,这事儿做的密不透风应该也没人知道,看在玛瑙簪子的份上便睁只眼闭只眼地默许了。

沈流年又说服刘掌柜,先留了个恩远侯府的玉佩当信物,让她今晚就把人领回去,约好过两日卖了东西再来还钱。

马车里。

车顶上悬着一盏六角绢丝小灯笼,昏暗火光映着面对面坐着的两人脸上泛着橙红。

沈流年怀里揣着那个花魁的身契,感觉十分烫手,一会儿揣在衣襟里,一会儿又藏进袖袋里,一会儿又拿出来攥在手里,鼓捣了半天还是不知该藏在哪儿好。

对面的男人被她这坐立不安的样子给逗笑了,轻声道:“今日多谢娘子救在下脱离风尘,今后……在下定会好好服侍娘子。”

“不用你服侍!”沈流年抬起头,仔细端详那男人的容貌,直到此时才发现了点蹊跷之处。

他的长相虽然和二师兄一模一样,可年纪却不大对得上。

沈流年记得她七八岁时,二师兄谢知言就已经是个二十多岁的成熟男人了,现在过了七八年,二师兄怎么看起来还是二十左右,甚至还要更年轻些?莫非是长留山的饭养人,还是二师兄这几年练成了返老还童的仙术?

“娘子买了在下,在下服侍娘子是应该的。”见她盯着自己看,男人羞红了脸,他薄唇微动,声音温润好听。

沈流年脸涨的通红,试探着问:“你可记得自己叫什么?”

对面的男人缓缓摇着折扇道:“玄舟。”

“错了!”沈流年猛地站起来,头磕在马车顶上,车里灯火一晃。

“娘子没事吧?”男人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给她揉了揉被撞的头顶。

沈流年委屈地扑进男人怀里,放声痛哭:“你不叫玄舟,你叫谢知言,你是我二师兄!”

她这么一投怀送抱,男人连打扇都忘了,笑着轻抚她的背给她顺气:“是,在下从今日起,就叫谢知言。”

这小丫头到底是什么毛病?一上来就乱认亲戚,什么二师兄?也不知她是什么门派的。

“你别总‘在下、在下’的,也不用觉得欠了我什么,是我欠你才对。”沈流年抬起头,一双哭红的大眼睛望着谢知言,这副表情看在男人眼里就是深情款款,像死去活来地爱了几辈子似的。

“是。”谢知言忍不住伸手又将她揽进怀里。

马车一摇一晃,男人身上的皂角香气混杂着淡淡酒气,清香醉人。

“二师兄,你到得意轩多久了?以前的事真不记得了?”沈流年问。

“不记得了,”谢知言回忆道,“从我有记忆时起,就被一伙水匪关在一艘客船的船舱里,那船也不知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反正飘了很久,直到两个月前,水匪才把我卖到了得意轩。”

“水匪真是可恶!”沈流年恨得咬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今日小说网】《噩灵客栈》《最强特种兵之狼牙》《超神天才系统》【燃文笔趣阁

《绿茶白莲花退散,夫人她要摆烂》转载请注明来源:百趣阁baiquge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