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驱儸仪式

毕竟是除夕,珍娘又走了陈狱官的关系,在天牢里待了足有两个时辰,虽不能一起守夜,却也让唐家人好好的过了个除夕,等她们离开天牢时,天色都暗了。

二十九的雪下了整整一夜,整个阳金城都被裹成了素银的白色,沿街的铺子都挂上了大红的灯笼,红彤彤的光,给莹白的雪色增添了一抹喜色。

珍娘领着珠娘,小心翼翼的走在街上,虽孤单但并不寂寥,不知哪家富户,早早就点了爆竹,火光映照在他们脸上,都是欢喜。

“阿姐,明年我就又长大一岁喽。”珠娘摇着她的胳膊,笑着。

“我明年也大一岁啦。”

珍娘亦笑着。

又有一颗礼花炸开在半空,灿烂的烟花映照在两人的眸子中,星星点点的都是光。

珠娘仰着头,眼睛里的礼花闪耀又熄灭,突然他转过身,一把扑进珍娘的怀里。

“怎么了?”

珍娘任由他抱着,诧异的问。

珠娘却在她怀里摇摇头,一声未吭。

珍娘垂下视线,慢慢的抬手,摸着他头上的簪着的两个小丫髻,小小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过了些许时间,才有小兽般低低细细的声音从怀里传来。

好半天,抽噎声才渐渐消失。

“好些了?”

“阿姐,明日一早我就长大多好。”

珠娘的声音嗡嗡的。

珍娘笑笑:

“果然还是小孩子,净说傻话。”

珠娘:“阿爹叮嘱我,叫我长大一岁了,别太任性,不要我累到阿姐。”

“长兄昨日训的对,阿姐对我这么好,却因为我昨日白白挨了一巴掌,我难受。”

“小小年纪,岁数不大,心思却重。”

珍娘笑着,掰开他埋在她怀里的脑袋,叫他抬头看着她。

“你看看,阿姐今天不是都好了么,再说,阿姐何时怪过你?”

“阿姐,你真好,是这世界上最好最好的阿姐。”

珠娘一把保住珍娘的腰,小小的身体,却已经有了几分力气。

“我要你永远做我的阿姐。”

“傻孩子,我可不就永远是你的阿姐。”

珠娘不知道,他此时的话,有一天却一言成谶。

…………

一年岁首日,万象更新时。

大年初一的辰时,珍娘便早早煮好了新岁第一日的晨饭,她昨日和珠娘一起守着破了旧岁,熬到今晨黎明时分才迷迷糊糊睡去。

新衣服早就准备好,从头到脚都准备了新的,先把珠娘的给他放在床头,又把他叫起来,她才换了自己的。

今日毕竟是初一,珍娘也略微打扮一番,好好缠了头发,别上朵珠花,清点了朱唇,最后再依着习俗,在腰上别了护佑平安的绺子,往日平淡的面容竟也清丽起来。

其实依着她的容貌,算不得倾国倾城,却也能称得上漂亮的,只是往日为了卖酒方便,她总要刻意丑化一下样貌,省得麻烦。

根据阳金的旧俗,初一上午是要祭祖的,珍娘被族人驱逐,珠娘家人又都在牢里,祭祖便免了,夜里守岁时,她就跟珠娘商量好了,祭完仙神后,就去街上玩。

阳金城最热闹的街自然是长宁巷,珍娘和珠娘上街时,略显早些,但随着家家户户祭祖结束,街面上逐渐热闹起来。

身着新衣的人们笑意盈盈,时不时传来相互拜年道喜的招呼声,街头巷尾,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小孩子们更是最活跃的,珠娘先跟着珍娘拜了几户人家,便按压不住玩乐的心,在路上遇到陈成几个相熟的,几个孩子说要去当护僮侲子,这都是往年有的,府衙会有专人负责安全,珍娘叮嘱他一番便任他去了。

午时长宁巷将举办驱儸仪式,越是临近时间,街上的人越多,珍娘被人群裹挟着挤来挤去。

以她的力道,当然能让自己从中逃离出来,但经历过上一世被丧尸潮围剿,如今这种飘荡在人群里的安稳,反而是让她最安心的。

午时,驱儸仪式正式开始,长宁巷里已经挤满了人,随着游行队伍的前进,人们也开始纷纷拿出自己准备好的面具,参与到整个驱儸仪式里来。

儸公儸母带着一大群护僮侲子,驱赶扮成“妖魔鬼怪”的人,热闹无比。

珍娘没准备面具,便挤在路边当看客,笑闹间,突然一个带着青面獠牙的年轻人冲到她的面前,朝着她龇牙咧嘴的一顿乱吼。

珍娘先被他吓了一跳,那人得逞后却哈哈的傻笑起来,不等珍娘纳闷,他已经摘下面具。

竟是已经消失一个多月的单璟。

自得知珍娘已有婚约后,单璟只叫她日日送酒过去,面却从未露过,珍娘不知道他消失的具体原因,只想他许是有事,但作为已然相熟的朋友,乍然再见,她很是惊喜。

人潮汹涌,珍娘不得不提着嗓子喊:

“单二郎君,怎么是你?”

单璟收了面具,挤到珍娘一旁,兴奋的喊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百趣阁【baiquge1.com】第一时间更新《阳金小酒娘》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