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小许并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而姜等也并不是想要一个答案,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给出准确的答案。他的问题是,如果真的有一天段思安出了事,他希望程小许不要把所有罪责都怪在自己身上。

姜等想了想,说道:“秦回,段思安的事情就由你来负责,去跟他接触一下。”

秦回手指点自己:“我去?”

程小许连忙说:“姜队,我认识段思安,我可以负责跟他的接触。而且我已经跟他提过精神病的案子,他如果接触过可能会想起我,跟我提一下。”

姜等道:“你以什么身份去接触他?而且很多律所的案子律师是需要保密的,你又如何保证段思安会告诉你?”

程小许瞬间卡壳,她的确不能保证。

姜等安排向来是最缜密的,他说:“这件事暂时交给秦回去办,程小许你跟我办一下市局的其他案子,如果梦境后续有变化,我们再来讨论。”

程小许不明白其他的案子是什么,但姜等这么说了她就顺其自然:“收到。”

既然案子交给秦回去办,那程小许暂时也只能先放下这件事。

姜等把程小许带去了材料室,在电子书已经普及的今天,不知道哪来的一个灰满天的储藏室,然后储藏室内还有几个无比巨大的书架,每一个书架上都有着成堆的案卷。

姜等指了指:“整理这些过往的案宗卷。”

程小许害怕地缩了缩身子。

姜等道:“你现在还缺乏对案件的判断力和分析力,先积累大量的案宗卷,每看完五个相似的案件,给我交一万字的分析报告。”

程小许脸瞬间垮了,她突然想去出警了。

姜等见程小许一脸抗拒,正想开口骂,这时,耳畔突然响起徐局那如同念大波般若经的声音。

姜等顿了顿:“还记得昨天那个男生吗?”

程小许眼睛一亮:“记得,姜队你是怎么知道他挂科的,家庭条件不错这个看衣服就可以看出来,但挂科怎么也看不出来啊。”

昨天的男生虽然有些自视甚高,但先出身a大,二他的长相,打扮就是标准的眼镜,衬衫,甚至一眼让人觉得他就是个好学生。

姜等:“第一,他先说自己想出国,然后又说自己大二,不急考虑这些。”

程小许疑惑不解:“这怎么了?大二是还不用考虑这些啊。”

姜等瞥了一眼程小许,慢慢道:“a大的竞争其实很激烈,如果一个学生到了大二还说自己不考虑考研或者出国的事,那十有八九就是要么考研希望渺茫,要么出国留学的学校档次应该不高。还有结合他当时头往下低,不敢直视我,左手无意识的小动作就知道他当时对这个话题是抵触的。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楚鹤那种高智商人才,他们的选择过多。这种推断就会变得狭隘。”

程小许摸摸下巴,表示明白了,但她又有新的疑问:“可就算那个男生的成绩的确垫底,但为什么确定他挂科呢?”

姜等回答:“昨天是周六,学校没有课程,他单独一个人带着书去食堂,那只有可能刚从图书馆回来,如果是实验研究,科研技术什么的他70%的几率会有同伴,当然,也不排除是他人缘不好,但一个周六勤奋刻苦学习的人怎么会成绩不太好呢,于是我查了信息技术专业大一所需的专业书籍,刚好,与他手上的两本对上了。而且,他说谎了,他挂了三门,两门专业课,还有一门学术英语,他的书里面卡着一张大量专业英语词汇表。”

程小许鼓鼓掌:“姜队,你好厉害。”

姜等罕见地感觉到忧愁:“作为刑警,你觉得应该注重什么?”

程小许眨巴眨巴眼:“细节?”

姜等道:“阅读体会加到一万五千字。”

程小许:“qaq。”

程小许也不是抗拒看卷宗,毕竟做刑警的,就是要善于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一丁点的细节,就那么一点小细节,也许就能够早一点把凶手绳之以法,多一秒钟也许就是多救一个人的生命。

但当卷宗成为一份一万五的作业时,程小许的脑壳就有些发昏了。这时候,她还真挺想做梦的。

想着想着,梦就来了。

[“段律师,这是大家的心意,请不要推辞,谢谢段大律师,来来来,大家都给段大律师跪下。”一人招呼着,然后旁边的两三人跪了一圈。

“使不得使不得。”段思安连忙扶起,“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应该做的。”

“好哇,段大律师真是个大好人去,我的女儿啊,你可以安息了。你终于能安息了。”那人嚎着。

“我的儿子,妈妈,妈妈和段大律师给你报仇了,你看到了吗?儿子。”

“老何啊,老何,”一个女人怀里死死抱着一张牌位,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

段思安环顾四周,一脸悲戚,他说:“走吧,走吧,我们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人。”

程小许心里一惊,还有其他人。

“好。”男人强忍着悲痛,想挣扎着站起来,“我们走,我们走。”

程小许跟随段思安的视角,慢慢地看向了法庭外蹲着站着的,举着告示牌的一群人。

是的。

一群人。

他们每一个几乎都是悲痛到麻木的神情,如同复制粘贴般的行尸走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