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叕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百趣阁baiquge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周郁坐在尤软软的左面,尤软软便藏起左手,不将手上的伤痕露出。

起初周郁没发现她的异样,直到发现她用膳时,左手一直没有放上来。

“手怎么受伤了?”

周郁歪头看着她询问,实际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尤软软咀嚼的动作一顿,然后装作没听见他的话,继续往嘴里塞饭。

周郁笑笑,也不拆穿,给她夹了满满一碗饭,尤软软吃饱喝足。

再来一杯热茶收尾,只是茶没到手里,手腕反而被捉住了。其实伤口已经不疼了,吃饭又转移了注意力,她一时忘了这茬。

“不像是草木划伤,被人欺负?”

周郁看着那些红肿的血道,眉头紧锁,手上却拿出一个药膏,仔细涂抹在伤口上。

冰凉的膏体涂在手背上,红肿的伤口也不显得狰狞了,尤软软想到当时的场景,心里还一阵儿委屈。

“不算被欺负,她以为我是丫鬟,让我去打水,后来知道我不是,从我手里拿回水壶的时候划伤了我的手背。”

“这便是被欺负了。”

周郁抬起头,温柔的眼睛看着她,毫不犹豫地为这种行为下定论。

“可是……”

尤软软想反驳,可自己无缘无故遭这一茬,实在委屈,而且她想到了那个女子似乎对她有敌意一样。

“是今日来的那些人里的一个女子,长得很英气,穿着也与其他人有分别。她好像不喜欢我,可我都不认识她。”

“我知道是谁了,她是勒萨族长的女儿,名叫拉琪。我明天给你出气,今日安心休息。”

周郁揉了揉尤软软的脑袋,熄了烛火后,两人便也无话了。

毕竟一个中毒后吃解药,又吃了提精气神的药,药效一过,身体别提多疲惫了。

而另一个柔弱小姐,平日也就在尤府里转转,跟着周郁逃跑,也多是在马车上呆着。今儿一天为了救人,部落里外的跑,早就受不住,头一沾枕头就能睡着。

翌日一早,房门被敲响,一般这种时候都是周郁去开门,但现在他没有动静,门就一直响。

直到门外传来说话声,那令人心烦的敲门声才停止,但尤软软还是被吵醒了。

她睁开朦胧的双眼,眼皮很沉,还没睡过来困。她看向旁边周郁还在睡着,这个时候冷一也该来送早膳了。

她只能爬起来,收拾一下自己去开门,门外两双视线都倏然落在她身上。

冷一平静,对尤软软出现在这里习以为常。而拉琪就不同了,她震惊道:“她怎么在这?”

冷一没理会她这句话,而且直接进了屋,在关门前,看向拉琪,面色严肃地道:“公子,还未用膳,你可以先回去。”

回到屋内,周郁已经起来了,只是他看起来也像是没睡好似的,眉头紧锁,满脸困倦。

待洗漱好,才恢复了一些精气神。他方才应当是听到了门外的对话,此时门外并未传来脚步声,拉琪想必还在外等着。

两人早膳用到一半,门外传来拉琪烦躁的踱步声,似乎等不急了。周郁向冷一看了一眼,冷一便会意到了。

不知他出去跟拉琪说了些什么,拉琪很快离开这里。尤软软也不禁松一口气,她一直待在外面,像是无形地催促快些吃饭一样。

窗外阳光洒进来,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十分惬意。

周郁唤冷一将桌椅搬出门外,在摆上一套茶具。这个宅子是整个部落最后一排的正中间,这里也地势最高。

此时躺在门外椅上,稍一低头,俯瞰整个部落轻而易举,远近美景尽在脚下。近处是错落有致、极具特色的屋舍建筑,远处更是美得如诗如画。

蓝天白云近在头顶,流水潺潺如在耳边,晒着太阳,饮一杯香茶,如此这般生活,实在无限惬意。

惬意享受的同时,尤软软也多了一丝焦虑,直到红枝的身影在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尤软软顿时一跃而起,她必须得先看看红枝昨夜回来了没。在周郁疑惑的目光中,她一路小跑会院内。

急切地推开屋门,屋内物品似乎还与昨日她离开时一样,再摸向红枝的被褥,冰冷到没有一点人气。

她实在想不通红枝怎么会突然消失,推开门出去,她与回来拿东西的冷一对上视线。

顿时一种恐怖的想法占据她的脑海,尤软软蹭蹭跑到冷一面前,质疑道:“你、你是不是把红枝杀了……然后又把她埋了……”

冷一脸色沉下来,皱眉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杀她!”

他实在是最可疑的人选,尤软软越想越有可能,他昨天还跟红枝打得你死我活,明眼人都知道那是下死手啊,最主要的是那之后红枝就不见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