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早上在房间门口看了信的院长妈妈作何感想,长原苍是已经趁着夜色走出去了很远,灵魂是本体分离出来的分魂,就连身体和能力都是由世界意识们经手所造。

在普通人看来的很困难的事情,长原苍眼不眨气不喘的就已经走过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如果不是直线路程会遇到某些热心人而刻意在灰色边缘绕路的话会更快。

就算如此,长原苍抬头微眯起眼,“开太阳了。”夜晚就这么静静过去了。

这个时候yellow和福利院那边应该……算了,不想了。

而前方的路监控和人也开始多了起来,长原苍撇了眼远处正在交接换班的巡警,熬了一夜的巡警换成了精神奕奕的一个,长原苍一个转身扎入行人较多的人流中,时而走在妇女或中年男人旁,时而自然的插入同龄孩童中,对此少年经验丰富。

最后再重新走入没有监控的小巷中。

“接下来……”该去哪里呢?

对此,一向目标清晰的少年难得陷入沉思。

同来时不尽相像的就是长原苍原先是无目的的流浪,反正呆在哪里都好只要不是原来的那个鬼地方。他倒也不是没得选择,而是因为有选择才开始对比考虑更大收益。

一个是他口中的“鬼地方”,他曾经所待的另一福利院,只不过长原苍更愿意将其称之为养蛊的斗兽场,以稀少的资源来引导年幼的孩童们相互勾心斗角的争斗,而那种地方长原苍虽然会习惯,但也无聊的厌烦。

嗯,所以他招呼都不打就离开了。

后来兜兜转转流浪了一圈便应明金佑的邀请落了脚。

而现在,再要主动回那里去……倒也不是不可以,但问题是如果长原苍就这么回去那一定要受到严重的惩罚更甚者是轻飘飘的死亡。

这是下下选。

他不傻,更不会主动往刀刃上凑。

那么相比较下另一个选择才更有利于他。

虽然也有风险,但……

长原苍若有所思的将视线从偏远的山腰转移到更加遥远的隐约可见的高楼。

“只要操作得当。”

嗯,但愿那些人还没有放弃吧。

……

“啊~~~”

清早上,就有一个拿着报纸的老先生坐在小区路边的长椅上,举着一张今日的报纸却显得漫不经心,就刚刚还打了个睡眼朦胧的哈欠。

“真是无聊透了!”

说出口的声音却是与年老的外表截然不同的年轻。

只有一种可能,伪装。

“好了,不用去焚尸、炮灰、背锅,这么清闲的任务你竟然还要抱怨。”站在旁边装作看护人员的年轻人压低声音,看了眼自己这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同事。

真不知道这些人非要往上爬,要他说啊不被那些大人物注意到才叫好呢!真希望这任务一直这么下去……

“哼,你懂什么!”

只可惜他的同事持相反意见。

“呆在这个地方等了一个不知所踪的毛头小子这么多年,简直是在浪费时间!”进了组织,所有人都会不得不往上爬,而像现在这样浪费时光,日后依旧要经历那些口中的选项。

年轻人倒没有否认,因为在那个地方没有功绩最终都只有一个下场。

“那能怎么办?功劳还能从天而降不成?”这么多年早就从斗志满满倒躺平摆烂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