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找到了孩子她爹》转载请注明来源:百趣阁baiquge1.com

穆兮窈只陪了岁岁一日,便又去做活了,没人陪岁岁玩,岁岁只能拿着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写完了娘的名字,她又开始画路边的柳树,天上的鸟儿,画着画着竟也画出些趣味来。

正当岁岁兴致勃勃,为自己画好吃的点心时,一只脚骤然踩在了她的“桂花糕”上,她顿时憋起小嘴,不高兴地抬头看去。

“喂,别画了,小梅姐姐叫我们去个地方?”

阿旺领着一群孩子站在岁岁面前,颇有些嫌弃地看了眼岁岁画了满地的“作品”。

阿旺不喜欢岁岁,岁岁也不喜欢阿旺,但一听是小梅姐姐叫他们,也乖乖站起身。

因为娘说了,要听小梅姐姐的话!

“去哪儿?”岁岁问道。

阿旺颇有些不耐烦,“去了便知道了,走吧。”

岁岁是这群孩子里头最小的,他们走得快,岁岁跟不上,只能扑腾着一双小腿在后面边跑边追。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个岁岁从未来过的地方。

那是一个院子,院子门敞着,带头的阿旺左右瞧瞧,见得无人,便冲跟在后头的几个孩子招招手,岁岁也跟了进去,看了一圈,她昂着脑袋疑惑道:“小梅姐姐呢?”

阿旺朝院子东面的一间屋子一指,“小梅姐姐在那等我们,就在那屋子里头。”

说着,阿旺提步朝那厢而去,岁岁也迈着小碎步跟在后头,可离那屋子越近,其他孩子的步子便越慢,神色小心翼翼的,似是不敢靠近。

岁岁眨了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心下奇怪,待抵达那屋前,岁岁已然走到了最前头。

她生得矮,抬起脑袋,就看见那隔扇门上挂着好粗好粗的铁链,比她的胳膊还粗呢。

铁链松松散散,并未挂牢,门虚掩着开了一条缝,里头黑漆漆的。

小梅姐姐是在里面吗?

岁岁使出吃奶的力气去推门,后头阿旺和几个孩子也跟着推,很快便将门推开了小半扇。

“小梅姐姐?”岁岁踮起脚往里探,却被人从背后重重推了一把,推进了门去。

里头暗得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岁岁有些害怕,脚步不自觉往后退却,恰在此时,就听其内突然发出“呜呜”的声响,似是从嗓子深处发出的威胁恐吓声,格外瘆人。

门外的几个孩子顿时吓白了脸色,高喊着:“有怪物,真的有怪物!怪物要吃人啦!”

便冲着院外跑去,阿旺离屋门最近,亦是吓得双腿打战,他仿佛听见怪物靠近的声响,似乎会随时冲出门外吃了他。

他猛地伸手一把拉回了门,胡乱将铁链缠了两圈,转身撒腿便跑,全然不顾岁岁还在里头。

岁岁没来得及逃出去,掩上的门吞没了最后一丝光亮,屋内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岁岁最怕黑了,她一下哭出了声,拼命去推去拍打那门,可她实在太小,锁链绕成一团,门压根推不开。

她不住地哭着喊“娘”,却不知身后,一双发亮的眼眸正逐渐向她靠近。

军营灶房。

穆兮窈抬首望了望天色,不由得秀眉微蹙,今儿灶房活计稍多了些,比平日也稍晚些,不知岁岁会不会等急了。

解了襻膊,穆兮窈同几个帮厨一道去军营门口坐牛车,方成已然在那厢等了。

见他搓着手跺着脚一副冻得受不住的模样,穆兮窈谢道:“辛苦方大哥了,这么冷的天还在外头等我们。”

方成笑着摇头,“不辛苦,不辛苦,快上车吧。”

穆兮窈坐上牛车,赫然发现车上不知何时多了条棉被。

“夜里寒,各位婶子要是冷,就将这被子盖上,莫着了凉。”方成说着,有意无意地瞥了穆兮窈一眼。

那些个帮厨婶子都是人精,哪看不出方成的心思,忍不住打趣:“呦,方成,这婶子能用,妹子便不能用了吗?”

这话将方成臊得脸都红了,甚至不敢直视穆兮窈,只道:“瑶娘妹子若想盖,也只管拿去盖便是,里头还捂着我灌好的汤婆子呢。”

方成说罢,还真从棉被里掏出一汤婆子来递给穆兮窈。

四下,顿时传来帮厨们“啧啧”的起哄声。

穆兮窈稍显尴尬,这方成都表现成这般了,她若再看不懂他的心思,那就是傻子。

她承认,这方成的确是个不错的人,体贴且心眼也好,只可惜她并无嫁人的打算。

可即使这般,为了维系方成的颜面,她还是伸手接过,莞尔一笑,有礼地道了句“多谢方大哥”。

然话音才落,就听得一声马嘶,穆兮窈捧着汤婆子,折首看去,笑意顿时凝在了那厢。

男人坐在马上,离她不过百步远,他一身劲装显出几分沉稳威慑,眸光似沁了霜雪般,令人发寒。

然他只远远与她对视了一瞬,便纵马疾驰而去。

打自岑南回来后,穆兮窈在军营也遇见过几回林铎,可他却总对她视若无睹,好似全然不认识她一般。

一个人的态度转变真的会这般大吗?

此时,那厢从军营疾驰而出的林铎即便寒风袭面,仍无法抚平内心泛起的燥意。

可他分明很清楚,那瑶娘对自己无意,而他大抵也难以对她负责。若强留她在自己身边,以她的身份,注定承受良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宁寗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百趣阁baiquge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