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大人不在陛下那里提我的名字,已然就是谢过我了。”叶淮道。

黛玉撇撇嘴,皇帝真的很小气,父亲同她说明其中缘由的时候,黛玉就很不忿,听叶淮如此说,就更不忿了。

是皇帝赦免的叶淮,赦免后他又百般忌惮叶淮,连叶淮好生请个先生读个书,皇帝都要猜忌——是的,黛玉也知道这件事了,皇帝给林如海的密旨中提起这件事时,皇帝口吻慈和的表示,他孙儿还小,又贪玩,读书不是要紧事,只管让他玩去便罢!

天底下做人家祖父的没有不盼着孙辈勤学苦读有出息的,唯有皇帝,非得看着叶淮不读书不识字做个纨绔子弟他才高兴!

黛玉嘟囔道:“我才跟你说着玩的,你还是不要抄书送给陛下了,他是个小心眼的人。”

听前一句,叶淮就知道他拜师左先生的事皇帝对林如海有了新的密旨,再听后头的话,他就啼笑皆非了。

叶淮叹口气,提醒道:“好姑娘,这话可不能说。”

“我又不傻。”黛玉瞧他一眼,道,“若在外人跟前,我自然不会如此说。”

叶淮脚步一停,黛玉显然没意识到自己这话有哪里不对,走出几步见叶淮没跟上来,她奇怪道:“怎么了?”

“……没有。”叶淮几步跟上去,声音提高了许多,笑道,“我有些饿了,咱们到了就能吃吗?”

林如海和左先生正站在窗前赏雪,正好听到这句话,便笑着接道:“锅子已经滚了,只等着你们兄妹两个快些来呢!”

叶淮听到林如海的声音,将雪伞递给小厮,作揖见礼,黛玉则是去了屋里才向两位长辈福身行礼。

林如海便指着她笑道:“你这孩子,不如你哥哥多矣!”

左先生立即摇头,道:“若论才学,当然还是我的女学生胜过淮儿百倍。”

叶淮笑道:“先生这话好生偏颇,妹妹比我好是不假,却也没有百倍吧?”

黛玉笑着看他,道:“你还不服吗?”

叶淮忙认输,道:“我服气得很!”

黛玉便得意的抬抬下巴。

林如海又要说话,左先生已经抢先道:“正好,快开席,不只淮儿饿了,我也饿了。”

林如海便请左先生入席,叶淮和黛玉这两个小辈则是坐在下首。

一时寂然饭毕,左先生和林如海拿了小酒壶到廊下赏雪,黛玉吩咐丫鬟多端几个火盆过去。林如海伤虽好了,胳膊却受不得寒凉,否则必然是要又疼又痒的。

叶淮则是坐在那儿捧着盏茶发呆,黛玉过来问他:“你想什么呢?”

“还不是年礼的事。”叶淮闷闷道,“诚心是个什么东西,还能上称称二两么?”

黛玉不禁笑道:“你这可是打了自己的嘴了!”

叶淮道:“我与你不同,你心思纯净,自然是有诚心的,我对皇帝……”

等我父亲复立,我会诚心诚意盼着他早死的。叶淮想。

父母身陷囹圄,外祖父不明不白的死于狱中,外祖母等人都被流放云南,还有齐家人也是被冤杀或被流放,东宫的属官以及侍从宫人,许许多多叶淮熟悉的人,都死在了皇帝手里。

叶淮对他,实在提不起什么诚心来。

黛玉并不知道叶淮所想,她认真思考了后,道:“那……不如你就顺着陛下的心意送他年礼,比如……”黛玉比了个射箭的手势。

叶淮呆了呆,然后笑道:“妙!”

皇帝不爱看叶淮读书好,但叶淮爱骑射的话,在皇帝心里还算能过得去。读书好,或许能惹出乱子来,骑射好,难道能单枪匹马到宫里刺杀皇帝么?

“……陛下糊涂啊!”一声悲叹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力,是外头的林如海在和左先生说话。

左先生在劝林如海:“陛下虽还是包庇了甄家,但除甄家以外,全部都从严处置了,料想以后不会有人胆敢再犯,江南盐政一清,你也算对得起江南百姓了!”

林如海悲叹道:“可甄家还在,除了盐还有别的,这次事关江山社稷的大事,陛下都能轻轻揭过,往后甄家只会更大胆,谁知道他们还能惹出什么事来?到时候他们往陛下跟前一求,又能轻易躲过去,如此周而复始,惩办再多人,到底受苦受难的还是百姓啊!”

左先生又劝道:“陛下将甄家人留在京中,想必是要严管的意思,想想从前,陛下何曾如此过,想必甄家人也能记住这次的教训。”

林如海苦笑道:“什么教训?锦衣玉食、高门大院、奴仆成群?兴许还有陛下隔三差五的赏赐,或者时不时入宫……”

“如海……”左先生打断他的话,“你已经将你能做的全部做了,我知你为民为君的心,但你如此为难自己,到底无济于事,不如尽自己所能,治理好这一方百姓,这也算不负自己了!”

林如海只是长长叹息一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家父隋炀帝》《纯情大明星》【啃文中文网】【万古小说】《圣眷正浓

百趣阁【baiquge1.com】第一时间更新《[红楼]黛玉为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