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苏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百趣阁baiquge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浮云遮望眼,新月衔余晖。

电光石火间,姒云脑中倏忽涌入无数曾被她忽略掉的细枝末节。

譬如昔日在南麓围场,放走阿努萨斯之后,她曾听召子季嘟囔过一句,“若非子叔去解手,他如何能逃脱?”

譬如对公子风的态度,分明早在岚水村时就已动心,可他表现出来的踟蹰与为难,却远超过一名宫廷侍卫。

譬如此次进军卫国,因她小产之故,周王数次拖延动身的时日。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劝说,可他自己却没有同周王一道离京。

再譬如周王离去后,她日日昏睡不醒,彼时不曾多想,而今再看,莫不是被人下了药?能给她下药又不被怀疑之人屈指可数。

……

无数端倪,皆为总角之交四字,而被她自行推翻。

赶来骊山的一路,她曾无数次推演可能是细作的人选,怀疑过伯士在被俘期间就已投诚,怀疑过申后离京前拿到了京郊舆图,甚至怀疑过会不会是郑伯,所以才会在骊山被灭口……

独不曾怀疑过周王身旁最亲信之人。

脉脉斜阳乱人心,最是人心难测。

若她都受伤至斯,与他一道长大,给他无双信任的周王又如何?

她看向斜阳里的周天子。

余晖拂过苍翠松涛,照进亭下,落成一道清减而挺拔的影,眸光垂敛,一动不动,仿似已神游方外。

虽怨他以她为棋,借她谋局,或许正因经历过被至亲背叛之痛,才不愿旁人历她所历,痛她所痛。

她轻叹一声,提敛起衣摆,徐徐步入亭下,踟蹰少顷,款款落座周王身旁,而后才抬起头,看向对面的嬴子叔。

“子叔,事已至此,可否坦诚相告,今日之事是为何?”

嬴子叔垂目看向身前的琉璃珠,照着霞色注目许久,才又看向面前两人,徐徐道:“夫人可还记得,你我初次见面时,夫人曾问过在下一个问题?”

姒云眉心微拧,初闻他姓赢名子叔,她的问题必定是:“你是秦国人?”

“夫人好记性。”

嬴子叔眼里泛起错杂的笑意,敛下眸光,淡淡道:“彼时不曾告知夫人,实际在属下出生时,那个村落还不属于秦国地界。”

“你的意思是?”姒云看向阿努萨斯,眨眨眼,“彼时属于猃狁地界?”

嬴子叔抬眸眺望日暮下的云海和松林,目光倏忽悠远。

“那个村子地处猃狁与秦国交界,却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方。”

“那为何?”姒云面露不解。

她仍记得嬴子叔提过的过往,他和子季两人是召公从战场上救下,而后才带回镐京培养。

既出生于怡然安宁、远离战火的偏远村落,又为何会出现在战场上?

姒云眉心微拧:“莫非因为大周与犬戎开战,那村子被波及?”所以才会成为秦国的地界?

想起旧事,嬴子叔悠远的眸间倏忽掠过一丝狠戾。

“夫人高才,可还记得宣王时期发生之事?宣王中兴只一时只盛,此后十数年,他不见百姓流离,不顾国库空虚,连年征战,四处募兵……”

姒云的心重重一颤:“宣王?”

嬴子叔目光微沉:“宣王令召公相助秦公,西征犬戎之时,途经无名村落,”他的声调愈发低沉缓慢,眼里若有嘲讽呼之欲出,“召公高瞻远瞩,一眼看出那村子土地肥沃,家有余粮,是个囤兵的好地方。”

姒云两眼浑圆,满目不可置信:“囤兵?!”

嬴子叔轻哧一声,而后抬眼看向姒云,神色平静,好似在诉说什么与他无关之事。

“男子皆被征为马前卒,女子为奴为婢,孩子就地斩杀。母亲欲带我逃出村去,只是彼时太过混乱,一不小心走散……”

他的眼眶泛起浅淡的红,遮掩什么般,倏地抬头望向远方,停顿许久,淡淡道:“若非属下根骨尚可,此番云海日暮之景,怕是此生不得见。”

“那令慈?”

姒云看向一旁一脸懵懂的阿努萨斯。

嬴子叔亦垂下目光,拍拍他的肩,眼里泛出些许笑意。

余光里撞见姒云的目光,他脸上的笑意倏忽而散,取而代之以几丝嘲讽:“与母亲走散之后,属下遇见了正在募兵的召公,而家母,正是为大周人最不喜的犬戎人所救。”

周人毁我家园,犬戎救我血亲。若是易地而处,她又会如何选择?

姒云仿似听见了他不曾开口的话。

看见眉眼带笑的阿努萨斯,她哑声开口:“昔日你说闯进南麓围场是为寻找失散多年的阿姊,你口中的阿姊,就是子叔?”

“呐!”阿努萨斯依旧一脸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天真,两眼下弯,磕磕绊绊道,“若非阿姊,阿努还不能这么快找到阿兄。”

姒云:……果真是她之过。

几步之遥血流成河,而她眼前的阿努萨斯却依旧一脸纯真,她实在不愿将两者联系到一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