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珏和慢兔到练习室的时候方时赫和其他负责练习生的老师都已经在等着了,宋珏朝几位老师鞠躬后就坐到了方时赫旁边的凳子上。

“干什么去了?”方时赫问了一声。

“去开发组商量编舞的二轮面试时间。”

自己作为后辈让前辈等着,不管是因为什么事情,鞠躬表示歉意是首要的,方时赫这一问也是在给她解围,表明她不是故意迟来的。

方时赫点了点头,就转头对练习室旁边站着的几个男生说道,“准备好的就可以开始了。”

一眼望去练习室一侧站了五六个男孩,看着都是十三四岁的样子。听完方时赫的话后没一个人站出来展示。

打破僵局的是一个99年的男生,资料上写着叫崔然竣,有过练习经验,在cube。

“cube?”

宋珏小声念叨着,慢兔在一旁说对她说悄悄话,“trouble

maker!”

得益于田老师的女团舞爱好,宋珏也会去看一些舞台,有段时间朴智旻和郑号锡沉迷trouble

maker不能自拔,宋珏也就入耳听了一下,舞台什么的就被拦着没让看。

cube的社长和方时赫是认识的,以前两人都是jyp的制作人,但无论是本人还是公司近况并不好。

“阿尼哈塞哟,我是来自京畿道盆唐的崔然竣。”

方时赫点头示意他开始,不愧是有练习经验的人,连唱带跳了一段《danger》,给旁边几个都有点吓到了。

慢兔自觉的当起了mc来cue流程,其他老师适当的做了评价,轮到宋珏的时候她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需要说的。

核心不稳,舞感不错,还需要练。但这些话对一个已经练习了四年的人来说一味的批评太过于打击人了,如果他真的能继续练下去,宋珏不会吝啬教学,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就在大家以为这位戴着眼镜、表情冷淡的女生好拿捏的时候,崔然竣之后的人来展示的时候都会被各自问题问道。

“有没有练习舞蹈的经验?”

感觉要是说没有就会被眼刀刀诶。

“跳过舞为什么连一个wave都做不好?”

……

慢兔好几次想示意宋珏停一下,但是看着孩子认真的表情,方时赫也没表态,只好作罢。

傻甜瓜,不是谁当练习生都是郑号锡的水平啊!!你没看那几个孩子都被你问傻了嘛??

等所有人都展示完了,宋珏和其他人汇总了一下结果,决定好人选才收拾东西准备回宿舍。

刚走到公司门口,就被一个人拦住了去路,宋珏认出了来人,是第一个站出来的崔然竣。

被宋珏盯着,崔然竣有些紧张脸红,但还是给了宋珏一个九十度鞠躬,刚准备介绍自己的时候,宋珏开口了,

“崔然竣xi,有什么事嘛?”

此时宋珏已经把眼镜摘了下来,好看的眼睛直视崔然竣,崔然竣被盯得脸慢慢红了,结结巴巴的说,“老师!你……你好,我……想问一下,为什么刚刚在练习室里……对我的表演没有评价?”

鼓起了很大勇气,崔然竣才说完这段话,反应过来才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失礼。

宋珏正准备去姨母家吃饭,随即就邀请崔然竣一起去,崔然竣虽然懵,但还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也就跟着去了。

看着宋珏熟练的点菜、向姨母介绍自己是今天面试的练习生,崔然竣恍恍惚惚的跟着宋珏坐到饭桌前。

“吃吧”宋珏递给了他一双筷子和汤勺。

黑猪肉汤饭很烫,两人慢悠悠的吹着吃,期间姨母还送来了两瓶碳酸饮料。

看着宋珏与刚刚在公司截然不同给姨母道谢的样子,崔然竣鼓起勇气再一次问了一样的问题。

“你练习多久了?”

“四年了……”

“防弹最长练习的人是三年,他们已经出道两年了。”

崔然竣不明白为什么宋珏会突然说起来防弹少年团的成员,但还是认真听着。

“你坚持了四年,很了不起,再一次来big

hit面试,也很了不起。但可能是公司之间的训练方式和要求不一样,你的舞蹈在我看来还不具备出道的能力。”

“公司现在还负债,短时间内不会继续推出男团,就连后备练习生也是现在开始才招收的。我不想说打击你的话,但还是得告诉你现实情况,至于跳舞,我只会教big

hit的练习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百趣阁【baiquge1.com】第一时间更新《眼泪收集者[BTS]》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