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了吗?”

吴劫看着自己手中的杖刀砍下,而在那平滑的切口上,宿傩的脖子喷涌出金色的鲜血,而那头颅滚在远处,最终正脸面向了吴劫。

“……”

强烈的透支感袭来,吴劫的全身上下都在颤抖,宿傩这个敌人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这种敌人并不是人类可以抵御。

恍惚间,他又想起来了一件事,落日森林事件中陈天跟吴劫说过,有一个叫风无涯的人,和议会达成了某种协议,似乎要研究将炁给量产的计划,但最终也以失败告终。

当时陈天就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议会会如此急于求成,而陈天给出的猜想是,有一个前所未有的危机正在袭来。

这个危机会席卷整个世界,可陈天和吴劫并没有当一回事,甚至就连灰雾降临在灰雾村的时候,也以为这只是一个降临在小村子里的一种奇怪的事件。

可事实证明他们错了,真的有前所未有的力量正在侵蚀现实世界,而所有的一切都即将会被毁灭,现在的宿傩还只是一个前哨,真正的敌人到底是什么样子,会以什么样的模样降临,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样的灾难……完全不可想象。

吴劫吐出一口鲜血,尘埃四散的坑洞之中,他踩着废墟上的碎石瓦砾缓缓离去,他找不到合拢杖刀的拐杖,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身后传来了诡异的光芒。

吴劫慢慢回头,却发现宿傩的身体和地上散落的头颅都发出了淡金色的光芒,光点萦绕在两侧,正在牵引着地上的头颅缓缓行动。

竟然……还有后手吗?

杖刀笔直挥砍,可那光点竟然直线飞出,挡住了吴劫的所有斩击,一道道长达百米的裂痕在地上的瓦砾中掀起狂风,可那光芒依然照旧散发着完全不可理解的光芒,把宿傩的身躯合二为一。

吴劫在宿傩的身前停了下来,看着宿傩脖子上的血痕慢慢消失,血肉重生,最终宿傩的身躯上那些诡异的符文纹身散发着光芒,诉说着宿傩的不平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吴劫呆呆地询问。

“呵,还用问这是怎么回事?”宿傩重新站起来,脖子上一点血液的痕迹都没有,他擦了擦自己的脖子,转动了脑袋,“你弄错了一件事,人类。”

“……”

“在你们人类眼里,只要把头颅给砍下来,就能杀死一名敌人……但是,你为什么觉得我是人类?”宿傩看着吴劫,“我是神明的使徒,代替神明先行来到古神国度的侍者,我,不是人类!”

下一刻,吴劫无力地举起杖刀,朝宿傩斜斩、横劈、竖挥,刀刃的白光从未如此暗淡,杖刀已经失去了刚刚的荧光,而宿傩面对斩击,慢慢移动身躯,吴劫的神速消失了。

他用生命为赌注换来了二度爆血,在此刻也耗尽了所有的炁,他的挥刀动作连小学生都能躲过去,仿佛只是一个风中残烛的老人在临终前最后的挣扎。

而刚刚把宿傩给打趴下的恐怖实力,似乎也只是镜花水月般的回光返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百趣阁【baiquge1.com】第一时间更新《狂龙出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回1987签到系统

重回1987签到系统

太空牛蛙
本书又名:苟在1987,又名:从1987开始苟。抽奖得到一个空间黑皮包里面有五千万,在这年头怎么花?在线等!做生意最花钱。果然做生意,花钱最快,开几家公司,钱就花光了。可钱怎么越来越多?在线等,挺急的!
都市连载407万字
夫人!少将请您回家

夫人!少将请您回家

君太平
夫人!少将请您回家作者:君太平文案:唐慕做梦也没想到,他只是回国参加堂哥的婚礼,顺便替堂哥去交付一批军用装备,居然连自己也给卖了!沈浪没料到自己只是心血来潮,替部下去接受一批新进的装备,居然接收了此生最大的一批装备——爱人!当翩翩贵公子遇上腹黑军长,上演的是怎样一幕雷翻众人的戏码?“夫人,少将请
都市全本131万字
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不是老狗
2006年,许鑫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看到了一个处处在比烂的娱乐圈。为了博出位而不顾一切,为了流量而大费周折。“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活成一束光呢?”(高清无码无虐无狗血,人品保证,放心入坑)
都市连载1128万字
杨羽芸熙

杨羽芸熙

鸿运当头
他只是来乡村支个教,没想到进入了一个没有男人的小村落………
都市连载253万字
昼伏

昼伏

春意夏
在众人眼里纪时昼对谁都很友好,唯独对待方霁的态度恶劣,仿佛对方是一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而方霁还真是。被纪时昼命令脱掉衣服时方霁没反抗,事后才忧心忡忡地问:“小昼你喜欢男人吗?”纪时昼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个蠢问题。五年前那个春天,是他把遍体鳞伤的小狗捡回家,并亲口告诉方霁一切都会过去。五年后的如今,所有人都觉得纪时昼对方霁不够好。只有方霁不觉得。而事实上,是人类离不开小狗。年下差两岁纪时昼x方霁口嫌
都市全本33万字
春风藏情

春风藏情

袖刀
[春风藏情,我心藏你]谢征初见温情那天,她盘腿坐在KTV包房外的走廊里,抱着一瓶可乐一边哭一边喝。陪着她的朋友问她哭什么,她抹了把泪,“他说他一直把我当妹妹,我可去他的妹妹……”路过的谢征脚步未停,只猜测这姑娘八成是失恋了。待他走到前面转角处时,姑娘的朋友语气转为无奈,“失恋了你倒是喝酒啊,抱着可乐发什么酒疯?”姑娘带着哭腔,很是委屈,“我也想喝酒啊,可我还没成年呢……”谢征脚步微顿,嘴角抽搐了一
都市全本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