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鸡爱吃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百趣阁baiquge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大娘你好,我是沈谦和,我是xx医院的医生,我之前给蒋清同志看过腿的,我听说他的腿现在好了,我想过来看看是不是真的?“沈谦和一脸讨好的对着她解释。

蒋母听完他这句解释,脸上的态度又变了一层,“原来你是xx医院的医生啊,我儿子的腿确实是好了,不过不是你们治好的,跟你们医院可没有关系。“

沈谦和听见老太太这句打脸的话,脸上的笑容都僵掉了一半,”我知道,我就是过来看看情况是不是真的,我能见见蒋清同志吗?”

“进来吧。”蒋母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后才开口说了这句话。

沈谦和听见她这句同意的话,高兴的对着她又说了好几句感谢的话。

两人进了院子后,蒋母突然停了下来,站在院子中间跟他讲,“你在这里站一下,我进去跟我儿子说一声,不过他要不要见你,我可不敢保证。”

“没事,我就在这里等,这里等就行。”沈谦和继续一脸讨好的笑容跟蒋母讲道。

蒋母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她虽然有点讨厌这个判了她儿子永远不能走路的医院,可是这个医生的态度倒是挺好的,顿时也让她生不起什么气来。

没有跟他再说什么话,蒋母很快转身进了屋子。

房间里,蒋宏正坐在床上用双手帮自己的双腿按摩着。

三弟妹可是说了,他的腿因为太久没有动过了,现在肌肉那些都在缩着,要多锻练才行。

“妈,你有事?”就在他给腿做着锻练时,蒋清看见了走进来的母亲,于是停下手上的动作朝她问道。

蒋母走上前,跟他讲了下外面那个男同志的事情。

“儿子,他说他是给你看过腿的医生,他今天过来是因为听说你的腿好了,想要看看你的腿,你要不要见他?”蒋母看着不说话的大儿子问道。

蒋大哥这时候突然笑了一声,“妈,我当然要见了,当初就是他们跟我说我这两条腿以后都不能走路了,害的我差点就不想活了,自从知道我这两条腿能好后,我就恨不得能再次见到那帮医生们,我要让他们好好的看看他们判断出来的狗屁结果。”

蒋母看着激动的大儿子,心里已经猜到了儿子要做的事情,于是跟他讲,“那我现在把他带进房间里来?”

蒋大哥这时候叫住了正要出去的蒋母,跟她讲,“妈,你不用带他进来了,我自己亲自出去见见这位沈医生。”

蒋母看着已经下床的儿子,只好走上前帮一下他。

与此同时,在院子里等着人的沈谦和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因为他一直迟迟不见刚刚进去的大娘出来,他心里就忍不住在担心是不是人家不愿意见自己。

就在他准备自己是不是应该走进去时,突然就见到了屋里面走出来两个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